公告

2017/8/12

《總裁你別來》已補書到月見草!

BOOKY也有書唷!

新坑《你別總是撩我》緩慢撰寫中,完成時間未知(欸)

※文章標示出處後可供轉載,bonus分類不開放轉載※

有任何疑問歡迎留言給我或來信:lilly7710@xuite.net

「您於今日十六點三十一分在水星大飯店消費三千九百八十六元。如有疑問請盡速回撥二十四小時客服專線……」

熊海斳答應金照顧金魚後,煩躁的抽著菸。想了想,終於忍不住打開定位儀,查看陽曜德的動向。昨天他那泫然欲泣的表情讓熊海斳很擔心,於是他在回家的路上弄了支附帶追蹤器的手機,打算趁陽曜德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將他的手機換掉。手機在陽曜德鬧離家出走時剛好派上用場,不過依照他的能力,應該很快就會發現這點吧?熊海斳也只能祈禱陽曜德不要把追蹤器拆掉了。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曜德慵懶的翻了個身,後庭的脹痛讓他忍不住縮了縮,抱怨起夜襲他的熊海斳。他用臉蹭著床單,想到熊海斳昨天肯定是抱著他一起睡的,心中就高興的想笑。雖然他討厭熊海斳毫無節制的做愛,但只要和他做愛過後就睡得特別好,於是陽曜德默許了熊海斳夜襲他的行為……昨晚似乎沒做得太過?陽曜德起身,看見自己斑斑點點的肌膚,咂咂舌,起身隨手拿了件睡袍套上。

他漱洗完畢,聽到客廳有雜亂的腳步聲,狐疑的開門查看:幾個工人正在測量著牆壁,而熊海斳和工頭討論著什麼。這是要裝修房子嗎?陽曜德大驚,他連忙往熊海斳的方向跑去,但腳下突然一個踉蹌,朝著熊海斳飛撲而去;熊海斳皺著眉頭接住他,替他拉上了滑落肩頭的睡袍,故意調侃道:「這麼熱情?」陽曜德沒理會他的揶揄,緊張的抓著他的手臂道:「熊哥,這不是我的房子!」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你滿18歲了嗎?yes/no
  • 請輸入密碼:

陽蘭手術完成的當天,熊海斳立刻飛回國赴宴——鴻門宴。舉發白無垢這件事做得有點唐突了,但是熊海斳不後悔做了這個決定。他需要能言善道的助手,因此他沒有帶容易衝動的阿遠出門;本來想找齊家過來幫忙,只是他那個讓人不省心的大少爺又鬧出了一些事,連帶的讓齊家也被媒體盯上了。他不想讓外界認為齊家有黑幫背景,於是退而求其次的要米妮跟著他一起赴宴。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陽曜德醒來時,熊海斳已經準備完畢。陽曜德發現熊海斳細心的吩咐花店將百合花的花藥摘除,以免花粉影響了病人……但其實有沒有花粉都沒有影響。他在心中淒涼的笑了笑,沒有將他母親去世的消息立即告訴熊海斳,因為他不想破壞熊海斳興致勃勃準備出發的情緒。陽曜德默默的用完早餐後,帶著熊海斳往公車站的方向走去。

「……?」熊海斳雖然覺得奇怪,然而他沒有多問,只是亦步亦趨的跟著陽曜德的腳步上了公車。公車一路從郊區的醫院往市中心前進,好幾次熊海斳都以為該下車了,不過陽曜德只是憂鬱的看著窗外,並沒有要下車的意思。熊海斳隱隱覺得不對,因為他記得這班公車的終點站是個墓園?公車穿越了市中心,來到另一端的郊區,陽曜德終於按了鈴,帶著熊海斳下車。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夜無夢,陽曜德睡得特別香,有熊海斳在果然不一樣呢……他伸了個懶腰,醒了過來。現在是什麼時候?他迷迷糊糊的看了看手錶:中午十二點。靠!要遲到了!陽曜德大驚,他慌慌張張的起身,但全身酸痛得讓他齜牙咧嘴,是睡太久嗎?不對,後庭腫脹得不像他自己的,到底是……?胸前一隻大手將他按了回去,耳邊一個低沉的男聲不滿的咕噥:「你幹嘛……」

「……!」難道自己太飢渴,下意識的跑來熊海斳床上?昨天晚上那不是夢嗎?陽曜德震驚的回頭,臉上被軟軟的印了下,屁股光溜溜的感覺讓他非常確定自己全身赤裸的和熊海斳抱在一起睡!認知到這事實讓陽曜德羞紅了臉——之前他和熊海斳同居的時候總是他較晚醒,熊海斳不會像現在一樣親暱的抱著他,還不肯起床。陽曜德腦袋一片混亂,愣愣的說道:「你、我……」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你滿18歲了嗎?yes/no
  • 請輸入密碼:

三天後,葬儀社按照陽曜德指定的款式,迅速的刻好了墓碑。葬禮的當天下著細雨,陽曜德抬頭看著陰沉的天空,閉起眼來感受冰涼的雨水落在他臉上;雨水是那麼的寒冷,直透到他心底,將他內心最後一絲情感都給凍結了。陽曜德穿著一身黑衣,手上捧著一束白百合,獨自搭上葬儀社的接駁車。葬儀社的人曾經詢問過需不需要安排告別式以及神職人員?陽曜德都一口否決,於是今天的葬禮只有他,以及幫忙安置靈柩的葬儀社人員。

「陽先生,請節哀。」陽曜德對著葬儀社人員笑了笑,輕輕的將百合放在潔白的墓碑前面。然後在棺木上灑了一抔土,這樣……就算是下葬儀式了吧?以後自己死了,會有人替他送終嗎?肯定不會有。陽曜德悲哀的笑了笑。其他葬儀社人員在陽曜德灑土後,合力將整個棺木掩蓋起來,最後在上頭鋪上預先準備好的草皮。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於陽蘭的身體實在太虛弱,主治醫生說他沒辦法服用抗排斥藥物,因為那會削減他的抵抗力,但這樣一來,器官間的排斥作用又會迅速消耗他的體力,變成一個惡性循環……醫生再三交待陽曜德要注意陽蘭的身體狀況,一有狀況就要通知。

這手術……陽曜德甩甩頭,不去想那些,打算先把媽媽的身體養好再說!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陽曜德清醒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餓。渾身無力的感覺讓他很難受,但他還是勉強起身。手腕上的勒痕淡去很多,後庭雖然還是有種違和感,不過也不那麼痛了……熊海斳居然讓他接受治療?現在又在玩什麼花樣?陽曜德頭痛的捏了捏眉心,發現左手手背上插著點滴軟管,讓他意識到自己依然在醫院當中。他四處看了看,發現病房的佈置不太一樣——他有好幾位金髮碧眼的室友。

 

L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